范扬:辛丑深秋黔西南写生纪事

html模版 范扬:辛丑深秋黔西南写生纪事 今天(11月11日)出版的《文汇报》在《笔会》专栏刊发我国著名书画家范扬先生的《辛丑深秋黔西南写生纪事》。 在文中,范扬先生以白描笔法饶有兴趣地记...

日期: 2021-12-28 22:00
html模版范扬:辛丑深秋黔西南写生纪事

今天(11月11日)出版的《文汇报》在《笔会》专栏刊发我国著名书画家范扬先生的《辛丑深秋黔西南写生纪事》。

在文中,范扬先生以白描笔法饶有兴趣地记述了在黔贵写生的见闻轶事。文末还配发了范扬的一幅写生图。全文如下:

辛丑深秋黔西南写生纪事

范扬

辛丑深秋,我作为主讲导师与《中国美术报》学员赴贵州写生。程瑞鑫带队,学员二十余,随行有山东电视台马成等二人,助教杨军等,我、金玲、范立一家三口,自家队伍三十余人。加上贵州“墨池”摄影组随队,一行共约四十人,兵强马壮,准备齐整。一路边画边游,教学一体,师生融洽。

10月16日,我们一家三人与杨军由北京飞贵阳,瑞鑫来接机。当晚,与当地的画家方坤、陈争及朋友们一聚,老友新朋,相聚甚欢。席间,谈到贵州风物,刺梨贵茶,苗绣苗药,长了见识。

17日上午,我在贵州省文史馆“山骨讲堂”作了一个讲座,题为“山水画写生之我见”。讲座播放了山东电视台所摄我今年5月在皖南写生的影像教学片。一路我作旁白解说,影像互动,图文对应,真实生动,现场效果挺好。讲座上有学员提问,我随机应答,气氛活泼,赢得一片掌声。

中午,地方主人请我们品尝了酸汤鱼。此汤乃番茄加醋熬成,鱼是鲇鱼、黄辣丁之类,味道鲜美。又加鱼腥草、薄荷叶,入汤佐酒,很有特色。我们人多,一共摆了四桌。

下午,写生团全体人员驱车往六盘水市。方坤先生原本任六盘水市文联主席、美协主席,引导我们前行。有方兄在,到地头大可放心。

到得六盘水,天色已晚。

六盘水是由六枝、盘州、水城三个城镇合并组成,是为大三线特区。方坤说,当年全国之科技人才、大学生、工人及重装设备云集六盘水,尤其东北工业基地之迁来,不容易。一代人艰苦奋斗,卓绝奉献,开拓建设了这个最早的特区城市。当晚,到“青田羊肉火锅店”用餐,本地黑山羊,味道不错。

18日上午,到月照乡写生。月照乡山头峻厚,奇峰突兀。有神雕峰,山形如座山雕昂首挺胸,双翅舒展,气宇轩昂,神采飞扬!实乃鬼斧神工、神雕天成是也。我画了一件写生,边画边讲,以作示范。

下午到了独山村,此处有崇山峻岭,茂林绿蕉;更有十里画壁,翠色如屏。远远望去,山路盘旋,蜿蜒如龙。我对景挥毫,画了一件大麻纸,宽200厘米,高50厘米,画了三个半小时,气势颇壮阔。

画成,恰有独山村村民赶牛回村,我当即画了下来。人背竹篓,牛身赭黄,煞是好看。人们说“贵州黄牛胜和牛”,说其肉嫩鲜美,胜过日本和牛哉。

晚上,到古镇水城里“天下第一锅”吃烙锅。有意思的是,一般铁锅是凹锅,水城的烙锅却是中间凸起的。牛肉羊肉、土豆洋葱贴饼子似的贴在凸锅上,浇上自家榨的菜籽油,边烙边吃,油爆吱吱,香气四溢,食客挥舞铲刀倒腾肉菜,比吃韩式烧烤来劲儿。当地朋友豪情请客,朋友来了有好酒,客人到了尝烙锅。

19日上午又到月照乡独山村写生。时雾笼山乡,峰峦起伏,水流绕山,村屋青葱。我用淡墨轻岚小青绿设色为之,画出点意思,款题“月照独山水自流”,挺抒情的。

中午去吃农家饭,鸡蛋金黄,腊肉深红,野菜碧绿,刺梨酒香,好吃好吃。酒后又画《月照山头,雨淋画壁》一件,用浅绛法,墨色淋漓障犹湿,笔法痛快气已吞。

方坤兄极力推荐去画附近的阿勒河谷,车到地头,果然是好去处。高山流水,林壑幽深,恰如巨然之画活化,范宽溪山之再现。我从流泉水口开始画起。河谷由近及远,水流有声;山岗自低到顶,绝壁千仞。山水大佳,我画亦大佳也。

画成,回首又见桥畔坡岸上,有高压铁塔林立丛生,映照在蓝天绿野下,大有趣味。我迅捷提笔,挥毫自在,作小画一帧,题名“阿勒河谷新农村”。

20日,写生团移师??景区。此地,司马迁《史记》有载: “夜郎者,临??江,江广百余步,足可行船。”??古国大约与春秋战国同期。入汉,夜郎国取而代之。 《史记·西南夷列传》载: “滇王与汉使者言曰: ‘汉孰与我大?’及夜郎侯亦然。以道不通故,各自以为一州主,不知汉广大。” “夜郎自大”的成语出乎此地,流传2000年,有意思。

中午抵达景区。吃团餐,尝极腥之鱼,嚼蜡切鸭,皆不堪入口哉。午觉一小时后到??江边写生,风景极佳。摆开摊子,陈列画具,悉心描绘,画“??江畔”横式手卷一件。画面上烟云四起,江流水涌,山色葱翠如洗,屋宇鳞次栉比。我画了三个多小时,画得不错,满心欢喜。刚刚画毕,雾雨来袭,而我画已成矣。

晚上,有六枝的美协主席龙兴江请客,其同学有个便利店即在300米开外。店堂宽大,摆了两个圆桌,便可餐饮。上了酸汤鱼,花鲢红汤,黑羊肉。鱼与羊是为“鲜”字也。我们两桌十余人,酒酣畅饮,痛快痛快。

饭后,方坤、张道刚等回贵阳,大家就此别过,互道珍重。张道刚先生与名人张道藩同族同辈,这一路为我们同行导览,相聚甚洽,与我作诗唱和,颇为投缘。

21日,龙兴江秘书长带领我们驱车两小时到了岩脚镇。

岩脚镇,顾名思义,镇子紧靠山岩脚下。岩脚镇在茶马古道上曾是个大驿站,是滇黔盐道枢纽。直到近现代时,还是商贸往来集散地。镇上现存有唐家马店建筑群遗址。热闹时曾有客馆数十间,马厩数十间,可容客商百余人,占地十余亩,此乃大店哉。隔壁是二进谢家茶馆,喝茶听戏,娱乐休闲之场所也。镇子有古碉楼一座,踞坐河边,俯瞰全镇,颇可入画。我把碉楼画了下来,河岸垂柳入水,丛树背后有民居。我共画了两件写生,一繁一简,各臻其妙。

下午1点,入岩脚镇街,煮石磨面,吃烤肉饼,逛石板街。看小商贩沿街设摊,所售之物品大多自制,颇为简陋。

稍后回到??镇。在景区停车场边的二楼凉台上又画了一件江景山城。用笔随意而活泼,率意为之是也。

入住宿舍后,天色渐晚,我又画50厘米水墨方卡纸一件,笔墨颇顺畅。此刻,??江风平水静。我也正好“黑团团里墨团团”,纯用水墨画出了??江畔“黑墨团里天地宽”的感受。

22日,晨起早餐后,在杨军房间里画窗外??江横式小手卷一件。后又到八角阳台上画一件江边即景,画上灰瓦嫩黄房子,还有嫣红姹紫三角梅。

户外风大,我把大棉被披挂在栏杆上,像晒被子般挂起挡风,顿时好了许多。山区写生,特别要注意避寒防湿。前一晚画方卡时,金玲在侧理纸,几近完成时,江风忽来,寒气袭人,金玲受了风,顿觉不适哉。身体要紧,要处处当心。

中饭一顿团餐,吃得不错,有面食做得像大蘑菇,倒也逼真。饭后,大部队开拔,赶路往兴义市万峰林景区,车程约五个小时。

车行半山,途经观景台,这里是我多次路过想作画的地方。天气不错,于是停车作画。登高远眺??江,大场景气象不凡。江天一览,天水共色,群峰逶迤,山色晴朗,确是云上??,人间奇境。我画了一个小时,收获一件不错的作品。

队伍大车前行,直开万峰林。我们小车沿途经过黄果树。俗话说:走过路过,不要错过。于是,我们顺道去看了黄果树大瀑布。我们一家三口加上程瑞鑫同行。到了景区,乘300米长扶手电梯直下,梯上已闻风水声,空中自有雾气腾。

国庆长假刚过,景点人少气清。到得现场,但见飞流直下三百尺,直面瀑布挂前川。贵州第一景,果然好去处。悔不曾带了画具,故只能目识心记,悉心体会,放旷胸怀,望景得气。于是拍照打卡,到此一游,留以为忆。

景区出来,找了一家饭庄,又吃酸汤鱼,红烧鸡块,野菜炒蛋。新鲜花鲢,鱼有五斤重,鸡则是跑山鸡,皆是瑞鑫去厨房探班选取。瑞鑫又去门口小店买了一瓶茅台王子酒,就菜下酒。

晚上11点半,小车到达预约之民宿“悦栖里”,入住二楼,房间挺干净,室内装饰具日本风,简洁实用,有泡澡圆池大浴缸。一路劳顿,便放了热汤泡澡,洗洗睡也。

23日,上午到南龙布依古寨。这是个真正布依族聚居的古寨,有说是千年寨子,又有说600年前明初的寨子,现存的干栏式老屋木楼亦有300年的历史了。寨子里古树盘根错节,奇形怪状,恐怕真有600岁、800岁树龄也。树名黄葛树,与黄果树同音,是桑科、大叶榕属。

我先是画了寨门,看得寨子依山而建,居高临下。寨子前有摩托车开过,我亦画了下来,一是增加动感,二是农民出山进山用上摩托车了,也方便,也进步了。

画完寨门,移步换景,转身画山坡下民居。大木屋边有芭蕉林,很是入画。接天蕉叶无穷碧,绿荫深处有人家。我放笔直取,须臾,利来娱乐ag 舰,白描稿成。助手杨军大呼停笔留趣,班长友迪说还当加颜色,随类赋彩。围观同学们也各有议论说辞。于是,吾从众,润之以色,画完了,确也画出了氛围,效果大佳。

彼时木屋主人查姓老汉来了,说是祖上应为浙江查姓,明初随军到此屯田扎根。现有兄弟七八个,皆住此处。我拿了画儿与其合影,画面身后即是他查家老屋也。

时至中午,上山入寨,上了木楼,吃布依农家饭,有五彩米饭,有甘蔗土烧,吃鸡块,嚼腊肉,大快朵颐。酒足饭饱,杯盘狼藉。一时我也画兴大发,收拾了吃饭桌子,就地取景,画将开来。

其时,有村民牵驴牵马走过,我就把它画了下来,山路尽头有公鸡母鸡相逐,我也画了下来。路边晒着三四十个大南瓜,也入了我的画面。木屋瓦顶、干栏?柱、老树磴道,眼前种种,入我笔下,成了图画。

此山古人开,此树古人栽,此地真是画家写生的好去处。进寨时候,听说正有乡村干部在商量如何开发古寨。我想,可千万不能乱搞,千万要保留原汁原味,原样原貌原生态才有看头。

写生团全天在寨子里画画,我又画了一件白描,画了老树白干,还有老屋丛树。

画累了,放松歇歇,驱车回程。傍晚回到民宿“悦栖里”,与主人钱老板聊天。小伙子叫钱海成,哈尔滨人,日本留学,学的是土木工程。海归后到此一游,看山色如黛,油菜花黄,动了心,留了意。于是自行谋划,买屋改楼,占得了这一方风水。其取名“悦栖里”,我想大概是“我喜欢这里,我就住在这里吧”。

我们谈得来,于是拎了酒,找了家相熟的牛肉干锅店,共进晚餐。钱总入店,大声直呼:“老板娘,切几盘牛肉上锅,炒几个鸡子儿来!”席间喝了三种酒:司机大李之无标茅台镇,钱总弟弟经营之茅台镇,另还有外国“奔富”红酒一瓶。瑞鑫能喝,钱总豪爽,范立跟进,范扬、金玲小酌,司机李师傅和美协秘书长杨文军要开车,不喝酒。一会儿又上了扬州炒饭,香喷喷一大盘,分而食之,味道还挺正宗。听说这小镇上有扬州炒饭一条街,大约是适应旅游人群口味,供需相向,自然成就的吧。

24日,晨起自7点至9点,画窗外万峰林。景色极佳,心情大好,我画得顺手顺意。

9点后,点评学生作业。学员用功,一路写生,画出了不少好画,不虚此行。

此番黔西南之行,教学相长,我看了也开心,独乐亦众乐,其乐也融融。我共画了二十件写生,范立、金玲也各有十件作业,收获满满。

下午2点中联航5256航班,兴义飞大兴机场,三小时后安全抵达。同行者范扬、金玲、范立、杨军及马成二位。司机文豪接机,回到中海紫金苑家中。此行圆满,我心欢喜。

2021年10月26日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顶部